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系統於2017年4~5月全面更新後,文章有不少文字及圖片缺漏問題。另外還有一些變動如下:

※訪客留言全數清空
※留言功能預設為關閉
※日記區移除
※側欄自訂區取消
※無版型自訂功能
※無文章管理後台
※單篇文章人氣異常

蠻難過所謂的改版會是這樣,與訪客留言的互動和記錄我自己心情的日記被移除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而在文章管理方便,現在的天空部落也已不符BLOG的功能(只能一頁一頁翻找文章,留言功能暫時無法使用,以後也不知是否能統一管理),故決定搬遷,新址如下:

Blogger:
https://summerricein.blogspot.com/

Plurk依舊:
https://www.plurk.com/summerrice

2017/05/29
在天空待了有十年的夏米
  • 188801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古劍奇譚二】與沈夜一起守護流月城的星星們

沈夜
 
「夕陽,終於向下沉去。就像等待了千萬年那樣久,久得讓人精疲力竭...。」

我很意外遊戲結束後翻看玩家製作的同人影片時,讓我最痛的居然會是紫微尊上大人(←敬稱),細數沈夜的種種過往,再想到他最後隨流月城消逝的畫面,實在想要大喊:大祭司嫁我嗚嗚嗚嗚嗚嗚(不是這一句!!!!!)大祭司大人,在龍兵嶼的大家都會好好的,請您卸下這一世已經扛了百年的重擔,再沒有擔憂地走,好好睡一覺(大祭司大人總是撐著頭在椅子上靠著休息),若有來生別,定要當個無拘無束的人,與所愛的人,及愛你的人好好過日子O口Q
 
※以下部分參雜著看鏡花水月中,〈木法杖〉、〈沈曦的日記〉、〈華月箜篌〉以及DLC〈蒼穹之冕〉的心得...非常建議大家到遊戲中補完。
 
小時候的沈夜是個很倔強的孩子,認為妹妹老愛跟著他,害他無法專心學術法,而自己作為大祭司的孩子也交不到朋友,只能孤單又煩躁地過日子。雖然父親給了他華月,但因為自己的關係就要讓一個女孩子變成活傀儡、依照父親的命令陪伴著自己,沈夜也好受不到哪裡。
 
被送進矩木,是沈夜人生中的轉捩點。想要違抗父命的沈夜,抱著小曦在雨裡奔逃,最後卻只能無反抗之力地被父親帶回去。從那之後沈夜開始拼命地學習術法,我想一開始他只是想要讓自己有能力可以保護自己重要的人,不要再像那個雨夜裡,自己只能跪在地上求父親「至少放過小曦」那般地無能為力。然而成為大祭司的沈夜,肩上卻不再只有「他想保護的人」,而是「整個流月城與烈山部」──也才會和謝衣起那麼大的衝突。
 
神女墓回憶殘像中,沈夜曾說:「我又何嘗想受制於人?」「你要我用整個烈山部人的性命去賭?」沈夜知道相助礪罌是天理不容的事,但只要能延續烈山部人的續存,哪怕只是一絲一毫的機會,他都會緊緊抓著不放,因為他是流月城的大祭司,所以他對謝衣說:「換成你是大祭司,你也會和我一樣。」不過謝衣最後還是選擇違抗到底,叛逃離開流月城,這對沈夜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
 
謝衣成為沈夜弟子時只有11歲,幾乎是沈夜從小培養到大的弟子。即使是百年後沈夜提起謝衣,也都是自豪的話:「他是古往今來第一的偃術大師,是本座的弟子。」「你們和他相處才幾月?知曉他偃術幾成?就算世界上所有的偃師都做不到,他也能做到。」「他甚至還差點成為烈山部下一任大祭司。」但有多自豪,當時就有多失望...謝衣是他將要交付流月城的人...,不僅是弟子,還是最好的朋友,而他們卻只能刀刃相向。
 
捐毒一夜,因為沈夜執意要殺偃甲謝衣的關係,讓我以為一百年前,謝衣也是被沈夜殺死的,而想不透沈夜為什麼一定要殺謝衣。後來才知道初七的那句話:「你們以為驕傲如謝衣,會允許自己落入沈夜手中?若是如此,他想要掩蓋的那些秘密,豈非一覽無遺?」意思很可能是指,謝衣是自盡的,就像偃甲謝衣自爆一樣。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後也一樣。
 
在釐清這樣的事實之後,我真心覺得沈夜完全被謝衣傷到了,他沒想殺謝衣,謝衣卻寧死也不願回流月城。初七之所以會誕生,應該是沈夜是命瞳救謝衣,但終究回天乏術,才以蠱蟲和偃甲續命下去。
 
而沈夜與初七的一百年間,是怎麼相處的,就又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點了吧。我覺得初七很簡單,以沈夜希望的方式活著,不會有太多複雜的想法。
 
而沈夜就不一樣了,眼前的人是謝衣又不是謝衣,是初七卻又有著和謝衣一樣的容貌,無論把初七教成了如何稱他心意的樣子,他都會想起那個曾經背叛他的謝衣,所以他對初七說:「已經破碎的東西就算修補過了,也還是忍不住盯著裂痕看。」「所以說這世間很是公平,有所得必有所失。」「本座最無法忍受的就是背叛。」即使初七不懂為什麼沈夜要跟他說這些,或提起不可能的背叛,初七也都聽著應答。
 
我想要是謝衣當年沒有離開沈夜,沈夜在這荊棘路上也不會走得那麼血跡斑斑。「本座行事從來都不需理由,想做便做,想殺便殺。」不去解釋自己的殘忍,遭受憎恨也蠻不在乎,卻不斷地向初七確認初七是否會背叛自己,問初七想去下界還是留在流月城,沈夜對謝衣的執念,實在是太深太深了。
 
好吧,講到謝衣又扯了好多,不過沈夜和謝衣兩個人本來就該是要對照來看的吧,有著挽救流月城的目標,一個手段鐵血殘酷,一個兼顧天下過於溫柔,卻都固執到不行啊。

PS.最後想說一下:大祭司的呆毛超可愛!BOSS戰時我本來只覺得古劍的BOSS都有穿氣鋼鬥衣的傳統,沒想到重點不是變身而是呆毛///而且呆毛從小大都有喔(心)~!

華月
 
「如果我只是恨你,那有多好?」
 
為了一個人而生,為了一個人而死,華月又何嘗不是跟初七一樣,百餘年來只注視著沈夜,把沈夜當作自己存在的意義,...最後化為光點、只剩一口氣也呼喊著沈夜的名字──「...阿...夜...」多麼眷戀不捨。
 
華月大概是故事中最溫柔的人了,人物詞條裡寫著,從小就被吩咐要陪伴沈夜的華月,比一般人都還要懂得付出關心,沈夜無情處理下屬時,華月也總是三番兩次地求情:是否要先幫明川解除千年玄冰、送去瞳那邊的人可否不要折磨他們、風琊沒有大功也沒有大錯...。作為高階祭司,華月總是和善的模樣,對任何人都沒有下過重手,只有最後面對無異一行人時,死也不肯讓步。
 
「這裡是離他最近的地方,所以這裡由我來守。」
「為了流月城,他差不多已經放棄了一切。
 他一生都為保護族人而活,所以至少今天,無論如何,我要護著他。」
 
沈夜對華月的意義非凡,用任何言語也無法說清楚。
「我沒有家人,也沒有過往......這茫茫浮世何其廣闊,然而出了阿夜,我什麼都沒有。」
〈華月箜篌〉的記載中,提到過沈夜被送進矩木時,華月的心情。她不知道沈夜是否能平安回來,但除了擔心和徬徨,她什麼也不能做。沈夜就是她的世界,然而這個「世界」之上卻還有其他的主宰:作為大祭司的沈夜父親、流月城城主、烈山部、整個流月城,相比之下,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和無力、自己的存在有多麼容易被人抹去所有的意義。
 
我想華月對沈夜的感情有愛也有恨,恨的是這個人的父親決定了自己的人生,還有那句「你要我為你的心安而活。」華月知道沈夜對他有愧,所以要她平安一生,但那也只是沈夜的願望,不是她的。她希望可以一直守候的沈夜,不管這一世將留下什麼樣的罵名,那些都不是她在意的。她只想要在這個人的身邊,為他除去一些叨擾。
 
「如果我只是恨你,那有多好?」如果沒有愛著沈夜,這一世在下界又何嘗不能燦爛餘生。然而她選擇違抗沈夜,要與他一同走上歸途。我這對樣全心全意的人當真是一點抗力都沒有,即使成為「一」並非她所願,但對「華月」來說,這便是滿足。

這幾天在翻看同人小說,其中一篇的橋段這樣寫著:在流月城覆亡中倖存的沈夜,在下界遇到了轉世的華月,沈夜激動地看著女孩問說:「華月...妳是華月嗎...?」看到這時,我居然直接哭了出來O口Q。我覺得沈夜實在是欠華月太多了,然而他們不對等的關係,也終究不是愛情。如果能有來生,大祭司大人你一定要好好待華月,還她這一世與你的真心相待、並肩而行,不離不棄。
 
最後想說說,我覺得華月是最美的BOSS,戰鬥時撫琴時的樣子很美,就算魔化以後,在箜篌旁游轉的模樣也很優雅,謝謝無異沒有讓她變成魔(不!) 然後平常在那邊「大祭司」「紫微尊上」「廉貞祭司」的兩人,私下都是以名字相喚,真是太可愛了啦www而且「月兒」應該是沈夜限定的叫法吧/// 沈夜你這壞傢伙(不知為何就很想這樣說XD)
 
 
我想若有一個角色在後期1080度大反轉的話,那一定不是沈夜、也不是謝衣或初七,而是瞳了。
 

劇情初期,瞳完全沒有露臉,透過沈夜和華月的描述來判斷,我一直以為瞳是個非常非常噁心的角色,拿活人做實驗,雖說是懲罰但連華月也看不下去,加上無厭伽藍又是瞳的屬地,裡面那個守門怪超噁超嚇人的...(看宣傳MV時我還很害怕厭火,但比起無厭伽藍那隻,厭火實在可愛太多。)而且那隻怪物身上的服飾很像是流月城的祭司服...所以我覺得那根本就是活生生的人被瞳弄成那樣子!
 
結果...結果瞳出現的時後...,居然是乾乾淨淨正經八百的模樣──著實嚇到我了啊啊啊啊啊!!!而且也不是那麼的不近人情,至少他覺得不小心聽到華月和沈夜的對談,有些不妥。
 
不過剛剛正式登場,卻就是離別。
 
我很喜歡沈夜跟瞳的對話,沈夜難得地露出了脆弱。
 
「瞳,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很強。」
「如果我很強的話,為什麼我只能對小曦的病束手無策,為什麼我只能親手殺了我最愛的人,又只能讓最愛我的人為我赴死...?」沈夜很想保護大家,自己承受所有的罪孽,但卻無法讓他愛著的人都平安,甚至連活下去也做不到。
 
沈夜問瞳為什麼也不願意走,瞳只說:「我的理由跟你一樣。」沒有講得很清楚,或許是對這百年以來的堅持趕到疲累了吧,即使想與烈山部人一起看著龍兵嶼的景色,但真的太累了...要捨棄沈夜自己去龍兵嶼,瞳也做不到吧。
 
「得友如你,是我三生有幸。」
「去吧,自己多加小心,有緣再會。」
「有緣再會。」
即使只是三言兩語,卻滿是沈夜和瞳彼此信賴的心情和必須的「捨得」。
兩個人淡淡的笑容堅定得讓人想哭,因為這一去即是生離死別。
 
再來是走過秦楊身邊的空間凝結(?),我實在想讚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角色的慢動作如此帥氣!就算是現在回想,大概就是《古劍奇譚一》陵越大師兄走過蘇蘇身邊的畫面。
 
「流月城必定滅亡,如若愛惜生命,就立刻退走。」──瞳大人,超帥。
 
不過瞳的雙腿不是很方便,所以凝結時空或許是為了走路方便而不是耍帥吧(本來就不是!!!!)。
 
之後是無異等人的對峙。瞳說下界的人在他的眼中只是會說話的獸類、人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都是虛浮的東西、人心不過只是肉塊,「我切開來看過,什麼都沒有。」許許多多違背常情的話,激怒了無異等人。然而瞳雖然給人冷酷的印象,謝衣卻說瞳對於任何是無都是看得最透徹的人,或者說就是看得太透徹了,才能說出無情的話。
 
烈山部有著比一般人還要長的壽命,卻受不了下界的濁氣,身體腐爛,擁有強大靈力的瞳也不例外。瞳切開過無數的身體,然後看著那「肉塊」的溫度漸漸散去,生命便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也許是看過了無數死亡,才會對生命抱著那麼輕的態度吧。輕,是不執著的意思,而不是輕薄。因為瞳依舊冀望著或許有一線可能的未來,而他對十二的態度也一樣。
 
「屬下想留在大人身邊,是大人造了屬下,屬下自然也該與大人同生共死。」
「......傀儡就要有傀儡的自覺,不要自做主張。」
 
瞳要十二離開流月城,越快越好...不要落得像他與沈夜一般背負罵名,在下界無容身之地...那句要十二有自知之明的話,一點也不是無情。「去吧,去替我們看看那廣褒河山...。」「我造出你,給你一雙世間上最明亮的眼睛...別讓我的心血白費...」十二不是只他做的傀儡,也是他的願望。瞳絕對不算是個溫柔的人,但也不是冷血的人吶。
 
最後我想灑灑瞳的小花,瞳看似正經,但不知道到底是少根筋還是故意的,常有些俏皮舉動XD比如早期沒露臉時,是一抹藍色火光,在沈夜撐著頭休息時飄來飄去。〈蒼穹之冕〉中,瞳的偃甲鳥跳跳超可愛//////////////,身為堂堂七殺祭司,抱怨慶典勞民傷財不辦也罷,(七殺祭司大人每週有七天都不想上班才是真相!)結果又被沈夜警告:「不准用傳音偃甲充數!」瞳:「喔,那傳音蠱行不行?」←不行啊瞳大人wwwwwwwwww瞳意外是個很歡樂的人,不過似乎是沈夜限定,很喜歡故意鬧大祭司大人啊~
 
其他可愛的地方…大概是開頭動畫吧,大展身手的謝衣和華月後面,其實瞳一直都在。我真心相信瞳是個反應慢半拍的人,之後也才會直接被聞人刺傷(就說是腿腳不方便了啦!) 
 
謝衣
 
謝衣啊謝衣,你真是個...難寫的人啊。
 
把謝衣放在後面才寫,是因為對這個角色有太多理不清的思緒。是謝衣,又可以分作流月城的謝衣,百餘年前年初識阿阮的謝衣、由通天之器刪減記憶與情感的偃甲人謝衣。年輕時候鬼點子很多的謝衣、熱愛偃術但更珍惜生命的謝衣、死攪蠻纏的謝衣、溫柔如輕風的謝衣、在大漠明月下永不言悔的謝衣。
 
我很喜歡遊戲中三言兩語亦或是片段劇情所提到的謝衣1.0,在沈夜面前稱自己為「弟子」,神農壽誕前想了讓大祭司與民同樂的點子,讓沈夜覺得謝衣是在公報私仇。高興地說著關於新偃甲的想法,想著破界以後要將下界的美景帶到小曦面前等等。謝衣給人的感覺有些頑皮卻又溫暖,若說沈夜是孤天高月的話,謝衣大概就是掌心的小太陽吧,暖心明亮而不刺眼。
 
於下界與阿阮邂逅,不放心阿阮一個人逗留在深山之中,謝衣便開始照顧阿阮,教她識字說話,還告訴阿阮要小心突然間討好她的人,不要靠近採花大盜,實在讓人莞爾。最可愛的大概是阿阮抱怨謝衣煮的飯很難吃的橋段了吧,本作中最能吃的阿阮與饞雞,都超級嫌棄謝衣的料理,謝衣不僅是一代偃術大師,更是黑暗料理界的第一把交椅(大笑)。
 
然後,也很喜歡謝衣偶爾會抱怨人的性格,而且每次抱怨,都是針對另一位偃師叶海。無異小時後於長安初遇謝衣2.0,謝衣與叶海有約,可是叶海卻遲到了。「十次有約,有八次不是記錯時間就是記錯地點,真不知道他畫的山川圖到底有幾分可信。」還有無異之後拿著叶海的煙斗跟謝衣相認,謝衣也說叶海欠他好多東西還沒給等等,對比謝衣一直都風度翩翩的模樣,真覺得這些計較太可愛。謝衣一定跟這位叶海很要好,才會幫他造竹筍包子號,對他又可以直來直往毫不客套。
 
謝衣是個讓人如沐春風的君子,就如同他的主題曲「高山流水」一般,像一股暖流在心中緩緩漫延開來,無邊無際。然而他對自己的想法卻不是這樣,「我半生倥傯,毀譽加身,徒負無數虛名罪名,生前我不敢有一字自辯......」即使在下界被偃師奉為圭臬,那些藏在心底,關於流月城的事,卻永遠都是他的遺憾。
 
「余畢生所求,不過窮盡偃術之途,以迴護一人一城。」
「所愧疚者,余力綿薄,終究難以回報故人之至情,恩師之錯愛。」
 
流月城是他想回去也無法回去的故鄉,有很多放不下也無法再次相見的人。但不管是百年以前在捐毒,或是百年以後同樣的夜晚重演,謝衣對沈夜說的,都只有「不悔」二字。沈夜肩上的是苟延殘喘的烈山部人,為了族人的希望他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出來。謝衣卻不然,在他眼裡生命沒有貴賤,下界蒼生性命也是一旦逝去就無法重來的燦爛寶物。就這樣,兩人的衝突和裂痕越來越大。
 
「師尊」、「弟子」。「足下」、「謝某」。
「為師」、「謝衣」。「本座」、「破軍」。
 
遊戲中期時,會覺得沈夜是個很強勢的人,專斷獨裁,連帶著認為是他把謝衣逼上叛逃之路。但遊戲結束後回想,其實他們關係中,謝衣才是強勢又頑固、說也說不動的那一方。與礪罌達成協議後,沈夜在跟謝衣溝通時,還會稱自己是「為師」,希望謝衣能了解他的苦心,不僅僅是用大祭司的命令去要他服從,但謝衣就是沒辦法認同沈夜,就算知道自己打不過沈夜,也還是拔劍違抗到底,要讓沈夜看清他的決意。
 
而後叛逃下界,還是因為瞳和華月都知道謝衣再繼續反對下去,沈夜很有可能不得不處死謝衣。謝衣死了,沈夜又要難過。但捐毒一夜,謝衣只對沈夜說師徒情已盡,稱沈夜為「足下」、「大祭司」,像是形同陌路的兩人一般,彼此不認同不相干係,即使想說的話不只千言萬語,但謝衣最後還是只說出了傷害沈夜的話,不肯理解沈夜的話。寧死不屈。我想日後的沈夜會變得殺人不眨眼,也是因為謝衣吧。自己一手帶大的徒弟勸都勸不聽了,那又何必再對誰苦口婆心,徒增煩惱。
 
在古劍所有的師徒關係中,我覺得沈夜是非常非常疼謝衣的,限制得最少、容忍得最多,也可能因為不像其他門派有很明顯的上下關係吧,沈夜和謝衣比起說是師徒,更多時候更像朋友。沈夜有病在身,事務又繁忙,龍兵嶼的建造他一次也沒去看過,下界不過三次,每一次都是為了謝衣。而且沈夜從來都沒有不認謝衣這個弟子,每次要抓謝衣都還是自稱師父,一百年以後也一樣,再次親自前往下界,也只是想問問百年以後的「謝衣」有沒有一絲後悔...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人生於世,難免會辜負一些人。」謝衣心底那還是很尊敬師父的心思,在重新見到沈夜的時候,若能傳達一分一毫也好啊...可他就是個倔脾氣孩子──我沒有錯,也不後悔。
 
不過孰是孰非、孰善孰惡本來就是難以清楚辯明的道理,但不管怎樣,師徒兩人最後都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了,為烈山部人劈開一條生存之路,也成功除去了心魔礪罌(感謝無異與阿阮熱情襄助)。兩人的誤會也因為片尾的謝衣的笑容以及執傘,讓人覺得仇恨都被放下也沒有遺憾。(天啊這樣想想,有沒有這個片尾,真的差很多呢。)古二給大家的確是個圓滿結局,只是說好不哭完全是騙人的(嗚)。
 
初七

 
戲分少少的初七,總是一臉苦瓜樣的初七,莫名是我最喜歡的角色。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大概就跟喜歡華月的理由一樣,對這樣死都要護著一個人的角色毫無抗力。而華月能守著沈夜死去,化為光點跟沈夜道別,初七則只能在離沈夜最遠的地方無聲無息消逝,讓人滿是遺憾。
 
初七這角色說簡單很簡單,說複雜又很複雜。 簡單的是百年來對沈夜的絕無二心,複雜的是百年前他曾經是謝衣。我很喜歡神女墓中關於殘像的劇情,一直以來都是「主人一直線」的初七,看著殘像中陌生的自己與主人,難得出現了迷茫。原來在侍奉主人的一百年之前,還有一個這樣的自己,可以和主人有說有笑,不是呼喊「主人」而是「師尊」。但對於那些往事,初七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記不起來。就算真的是事實,初七也一副不能理解、無法相信的模樣。
 
然而隨著殘像繼續播放,初七卻笑了:「呵......那我算是什麼?而你又算是什麼?」謝衣說生命永不重來,可是他卻死了又被主人硬生生地救回來,所以才有流月城第七號傀儡初七。那這樣主人要的到底是謝衣還是自己?自己到底算是什麼?能算是什麼?
 
再之後,便是初七觸摸了三世鏡。我本來以為殘像和三世鏡,是燭龍要把謝衣還給玩家的設計,其實卻不然...神女墓中,初七再次跟無異一行人交鋒,聽著這些喜歡謝衣的人為自己打抱不平:「被利用被踐踏,你不會難過嗎?你不會憤怒嗎?你是謝衣啊!」一心一意想要讓自己變回「謝衣」。初七卻只說:「我不是謝衣。謝衣早已不復存在。」即使他早就拿回了謝衣的記憶...他也還是堅定自己的立場,說自己是初七。剛開始我對初七沒有太多感想的,但這邊的橋段卻讓我非常喜歡...當所有的人(連主人沈夜可能也是)都把謝衣視為珍貴的存在,希望謝衣回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在意他是「初七」的時候,他還是堅持自己是初七。
 

「我不認為你們能夠理解,這一百年中,我只注視著一個人,只聽從一個人的聲音。」
「他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他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無論發生什麼,我不會背棄他第二次。」
 
整整一百年以來自己的存在,是為了什麼而存在,並不是那麼容易被掩蓋消滅的。我覺得這就像無異知道自己的家國是被樂紹成所滅時一樣,就算樂伯伯對他無話可說,甚至說就算時光重來,他依然會接旨踏平捐毒...但在樂伯伯遇險時,無異也還是奮不顧地為這些年來他的父親擋下一刀:「反正...我就是個蠢蛋...。」初七又何嘗不是呢?
 
不過,初七還是多少受到謝衣的影響,或者說表露了謝衣的想法,更加迫切要把昭明劍心帶回流月城,把所有的事情都了結。只是他卻沒有辦法離開神女墓了。神女墓崩塌之時,無異在時門外拼命地想要救初七,初七卻只請託要無異把昭明劍心帶到流月城,硬是把無異叫走...最後的最後還是想到了沈夜:「再見了...這一次...大約真的再也見不到了。」百餘年前,謝衣離開流月城時,一定也是這樣的想法啊...無論是死還是活,都再也見不到了。
 
嘛,以上是最初對初七的感想,以下寫寫關於初七的碎碎念!
 
曾想過沈夜基於報復,讓初七手上沾上鮮血,加上初七那種對沈夜逆來順受的態度,還有沈夜那些拉高仇恨值的話「本座諄諄教誨」「細心調教」「讓他心甘情願忠於本座」等等,讓我曾認為初七在這一百年中應是吃了不少苦頭,但隨著遊戲結束後的沉澱和回想,我覺得我應該錯了,從謝衣的角度去看沈夜對初七,當然會覺得初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但只從初七的角度去看的話,沈夜或許對初七還不錯也不一定(?)
 
這邊要先跳回沈夜,沈夜說的話若牽扯到謝衣和初七的話,大概有一半以上不能信,比如說百年前謝衣在捐毒被自己截殺、在華月面前說初七只是聽話的狗、跟無異他們說初七不敢違抗自己,要他把手斬斷也一樣等等,就算講的是事實,沈夜的用詞也很刻意地在激怒人。反正沈夜覺得他只能當個惡人,所以也不在意別人用什麼眼光看他。在無異一行人面前尤是如此。
 
我覺得他就是看不慣自己的弟子莫名奇妙又收了個弟子,還感情很好的模樣,對自己簡直就是諷刺。而且都說了那是偃甲而不是謝衣,無異也還是為了他的「師父」拼上了流月城,沈夜一定很不是滋味...所以之後才不肯跟無異說偃謝是否有自己的意志。
 
會猜想沈夜對初七還不錯,是因為初七曾說:「你們這種人最好還是留在下界...輕輕鬆鬆獨善其身。」要說初七只是沈夜的一柄利刃,僅僅是聽命行事沒有自我的傀儡,但那句話又像是他以自己的立場在支持著沈夜,甚至有些在打抱不平。
 
百年來注視著沈夜...不僅僅只是看著這個人,也感受到他的壓力、疲憊、心底的壓抑與決斷...,我覺得初七是有自己想法的,即使沒有想的很多,能完成沈夜的命令就好,但他還是有自己的感覺...所以廣州一夜,從沈夜口裡聽到那些「真相」時,也才會腦子當機了一樣,對沈夜的命令一時反應不過來。
 
不過沈夜講話的機車模樣,加上謝衣的臉給人的熟悉感,讓初七當下茫然的表情又多了幾分委屈一般,其後接著神女墓的劇情,初七的苦瓜臉又像是這一百年來吃盡苦頭一般...所以我一直認為初七是個小天使,乖巧又聽話,被欺負了也不會生氣...但是,回想初七的其他台詞,就會發現有什麼地方錯了。
 
「你有什麼願望嗎?」「忘了說你就要死了。」「不會,只是問問。」
「太華山...莫非還要繼續跟過去?這些傢伙毫無章法...只好趕快請主人示下。」
「抱歉,我趕時間。」「我數到三。」「交出來,如果還不想死的話。」
「哼,偃術?那點拙劣手段也配稱作偃術?」
「會說話會喘氣死什麼死。」
 
小什麼天使啊初七根本是小惡魔吧!明明在沈夜面前何等乖巧,「是,主人。」「屬下來遲,主人勿怪。」「主人在哪,屬下就在哪。」怎麼一放到外面就變得那麼機車了,到底是跟誰學...(唉?應該也只有沈夜)。不過也因此,反而更顯得沈夜對初七不錯,才會讓初七一出門就想趕快完成任務回沈夜身邊覆命。
 
總結以上,初七是沈夜限定的小天使,除此之外簡直是性格有點差的孩子。取回謝衣記憶後,講話變得稍為有禮貌一些,搶昭明劍心還會說:「抱歉...可以請你們交出昭明劍心嗎?」但對於無異等人一直要把他跟謝衣相提並論,仍是感到很煩躁,還爆出了一連串的「有意義嗎?有意義嗎?有意義嗎?有意義嗎?」我真心覺得是原本的初七的話,一定會說「要我說幾遍我不是謝衣你們煩不煩再講下去當心我把你們打到連大祭司大人都認不出來還不快住口!」(不要亂講!!!)←但初七的確是武力值爆表又不是很有耐心的人。
 
另外還想說,沈夜應該也很用心地在教初七,而且還是沒有保留的教導。謝衣每次使刀時,都會用手指抹劍,初七處理風琊、沈夜用昭明時也有一樣的動作,那應該是特別的招式,甚至是只有沈夜和謝衣才會的,所以風琊看到初七用劍時,反應才會那麼大,追問初七到底是誰吧。
 
扯了那麼多,也只是想講沈夜對初七好罷了。無異所說「被利用被踐踏」之類的話...應該只是腦補(喂)而且初七的苦瓜臉很容易給人很委屈的感覺XDDDD再說...沈夜也只有在牽扯到烈山部族時才會不擇手段、心狠手辣...大多時候還是很溫柔的一個人,畢竟把一個都要死的人硬是救了回來,怎麼可能只是為了報復,更多的是不捨吧。
 
其他演出比較少的人物就簡單寫寫:

滄溟

 
「這一生,終究沒能逃出這囚籠。」
「也好...但願此去能化歸煙雲浮塵...逍遙天地,再無拘束。」

滄溟城主最後的這幾句話,真讓人覺得這一世依憑著矩木苟延殘喘活著的滄溟,沒有辦法選擇地活得好辛苦啊。從小就有病在身,雖然因為身分特殊,能有更多的資源治療,但也只是將受苦的時間拉長...漫長的人生大多時間是在沉睡...還有為了最後的封印犧牲自己。

唯一可喜的是沈夜成為了自己的大祭司,雖然兩人對於心魔之事意見分歧,但也能各退一步,以烈山部的續存為最優先。我想滄溟也算少數與沈夜心意相通的人了吧。

沈曦
 

展現大祭司大人哄小孩技能滿點的存在(不),沈夜最終BOSS的模樣深植人心(就算他不是),但流月城幕間的劇情又是講故事,又是沈曦伸手要抱抱,古劍那麼多師父帶徒弟的劇情都沒演出來,古一DLC好幾個帶孩子的劇情也是走平淡幸福路線,就是沈夜和小曦兩人在那邊溫馨爆表什麼勁啦(拇指) 
 
不過我想說,很多地方都看到說沈夜是妹控的話...但沈夜只是在盡哥哥的責任保護妹妹罷了,我真心覺得小曦才是真‧兄控(而且還不會說話時就超黏沈夜了)!
 
話說有想過為什麼不讓沈夜安排華月帶小曦到龍兵嶼,但小曦根本是個離開沈夜就活不下去的人啊...(無論是依賴度上,或是到下界沒有大祭司哥哥的庇護之後。)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兄控控得太嚴重,是會死人的(X)。

風琊

據說風琊的萌點是重要的事情都會說三遍:

原來是大祭司大人的意思,失敬失敬失敬。
我要把你們全部做成魔偶,全部全部全部。
從前是謝衣,如今是你──可恨可恨可恨。
無論謝衣還是他徒弟...全都可恨可恨可恨!
 
劇中唯一對沈夜糾結到由愛生恨的一位。明明選謝衣當弟子的是沈夜,但風琊不滿的茅頭卻全都指向謝衣,要死之前還一直相信只要能回到流月城,沈夜一定會救自己,是何等相信大祭司本性善良啊...(比謝衣還信XD)另外也是二代中少數和沈夜一樣走文藝青年路線的人物,雖然整個人邋遢邋遢的,招式卻是蝴蝶翩翩飛舞,總之是很微妙的角色(噗)
 

大概就是這樣了,你是風兒我是沙的雩風明川BOSS組比較沒有感想,可能因為兩個都是很新的祭司吧,跟主導劇情的角色們互動也比較少:D (但雩風飛在半空中的瀏海真是跨時代的超fashion)
 
結尾只想說,沈夜這個大祭司的的確確是流月城的中心,與每個人聯繫得最深,也影響得最深。而無論是否認同沈夜,所作所為,喜怒哀樂也都繞不開沈夜。尾聲的那個影片,在bilibili的彈幕上看到有人說那是沈夜與黃泉路上的故人。沈夜之所以會是孩子的模樣,是因為只有到死,他才能卸下「大祭司」的重任,真正做回自己...。早先逝去的故人們,都在前方等著他。最後一程可以一起走,真是太好了。
 
2013/12/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