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系統於2017年4~5月全面更新後,文章有不少文字及圖片缺漏問題。另外還有一些變動如下:

※訪客留言全數清空
※留言功能預設為關閉
※日記區移除
※側欄自訂區取消
※無版型自訂功能
※無文章管理後台
※單篇文章人氣異常

蠻難過所謂的改版會是這樣,與訪客留言的互動和記錄我自己心情的日記被移除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而在文章管理方便,現在的天空部落也已不符BLOG的功能(只能一頁一頁翻找文章,留言功能暫時無法使用,以後也不知是否能統一管理),故決定搬遷,新址如下:

Blogger:
https://summerricein.blogspot.com/

Plurk依舊:
https://www.plurk.com/summerrice

2017/05/29
在天空待了有十年的夏米
  • 194269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K】王權者在無奈與抉擇間彼此周旋的故事。(動畫心得)

從劇情之初我很不屑的「黑白裸色」說起,一開始覺得他們是存在感薄弱、演出劇情太歡樂的三人組,到最後卻希望他們能回到最開始的「日常」,與世無爭就好。
 
伊佐那社──「白銀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
最初就冷感到極點的角色,軟趴趴的性格,總是笑得一臉無害的樣子,說謊騙人、對於疑似自己做過的事情,搞不清楚也不想理的模樣,每次每次,都讓我非常想揍他。直到他對自己的存在開始動搖,發現自己的所有都是虛構,認真的尋找真相時,才讓我對他慢慢改觀。(但還是吊兒郎當的模樣。)
 
喜歡這個角色,是從白銀之王的意識覺醒之後。
「白銀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是發掘出王權特異能力的科學家,希望帶給人們幸福。然而在災難中失去了姐姐後,便逃到了天空上,在飛船中渡過了超過半個世紀,不再理地上發生的任何事情。
 

會用「逃」這個字,是因為覺得威斯曼作為初始之王、所有王的源起,卻完全不想插手關於王權的事情。不確定威斯曼姐姐死去的災難是否跟威斯曼發掘出的「王權能力」有關,間接導致姐姐死去,讓他非常難過,但作為「開頭」的威斯曼,就這樣把一切都丟下,躲到飛船上,也難怪當時的國常路大覺也對他大喊:「你要逃嗎?威斯曼。」
 
看了這段回憶,也才能理解剛開始伊佐那社那種懶散事不關己的敷衍性格,是怎麼來的。不過再次的覺醒,知道自己已經被捲入事件中無法抽身,這一次的威斯曼沒有再逃開。畢竟...是牽扯四個王權的事件...。
個人認為,在德勒斯登石板與白老鼠的實驗中,「赤色」的力量就非常不穩定、容易爆走,這樣的偏差大概一直都沒有導正,又或許是無法導正,所以兩代的赤王才都會有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的危機。如果修正這樣的力量是「力量的發掘者」──也就是威斯曼該完成的,那麼他真的逃避了很久很久。間接造成兩代赤王「迦具都玄示」「周防尊」悲劇的,也就是威斯曼了。

所以對赤王有所愧疚、以自身「不變」的力量壓抑著新一代擁有「干涉」力量的無色之王,讓赤王了結,我想解釋成這是威斯曼對赤王的道歉及第一次做為「王」負起責任。
 
自己解釋一下,非得要白銀之王跟無色一起被斬的原因:
※無色之王沒有形體,若用理刀斬殺,狗朗只能斬菊里或社的身體。
※無色之王的能力是干涉,只能由白銀之王來壓制,並做為容器。
※若由赤青雙王直接接觸無色,打到一半的雙王可能被干涉吞噬。

至於「白銀之王」有沒有死去,還不能下定論(?)畢竟是躲在天上那麼久的人,沒有發生過變故,靈魂交換到「伊佐那社」的身上、短暫失憶什麼的,都是第一次發生的事情,或許白銀之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真的不死,靠自己壓制無色之王,(所以才對淡島說:「我什麼也無法保證。」)但要狗朗離開時,還是以「我是不死之王。」來給人安心,威斯曼真的是很溫柔的人。
 
與上相同一開始超討厭貓咪,認為她是賣肉的角色擔當,於我而言裸色、喵喵叫、奴家什麼的都超煩。對貓咪的改觀,是在葦中學園外要播電話給菊理,貓咪的認知干涉能力快被戳破時,逃走的橋段。

貓咪說,撿到社的是她,「社是她的、她也是社的。」,第一個對貓咪釋出善意的人,就是從天而降撞破屋頂的社(遠目)。雖然一開始我對這樣的理由感到很無言,但貓咪真的很拼命在保護社,對葦中學員的干涉、對狗朗的敵意、還有與Scepter4對峙時都是,最後也用自己的力量幫「白銀之王」社引導學員逃難。
 

能為社做什麼,就是貓咪的全部。

原本對於貓咪的話語、動作都很無感,但卻非常喜歡尾聲貓咪抱著傘,說要還給社的時後,也許只是不懂事...但作為「白銀之王」第一個氏族的貓咪,真心相信社還活著的模樣...傻得讓人想哭泣。
 
夜刀神狗朗
最初的崩壞。完全沒有想到這樣黑頭髮黑衣服、在PV裡盡是戰鬥畫面的傢伙,居然是負責搞笑的角色。明明是認真的孩子,卻總是認真過了頭。尊崇一言大人的行為,也常常太超過而屢屢被社評為「噁心!」
 
不過就是這樣死板認真,相信三輪一言的話而行事的狗朗,陪著伊佐那社渡過了徬徨。
從體育場的細雨開始,告訴社他會自己用雙眼來判斷社的善惡、擋下青之王讓社逃跑。回到葦中學原時,不再依賴三言一輪大人的預言,與社一起決定先救出菊理。社和狗朗雖然以荒謬的關係站在同一陣線上,但卻默默地一直在改變著彼此。
 

三輪一言大人遺志是要狗朗好好觀察新的無色之王,卻在第一集狗朗找到社時,預言就表示社是「王」(明明應該是白銀之王),讓狗朗跟隨著他。雖然不確定一言大人的預言究竟看到了多遠的「未來」,但讓狗朗與失憶的「白銀之王」相見,都是一言的安排。
 
狗朗的個人漫畫名字是「Stray Dog Story」(流浪狗的故事),相對流浪的貓咪被社檢到,或許也暗示著狗朗最後就是會成為白銀之王的族人。
狗朗是自己決定成為社的氏族的,無論是因為認可這位白銀之王,還是想藉白銀之王的力量來制裁無色之王,完成故主的遺志。一直以來僅尊三輪一言大人話語的狗朗,也開始相信別人了。...有種只會聽話而顯得傻氣的死腦袋小孩,終於長大可以自己判斷是非的感覺。
 
白銀組小結
白銀之王是失去姐姐後,不顧中尉、研究,在天空上逃避所有的孤單之人。夜刀神狗朗是失去故主、貓咪是隻身遊走於大街小巷居無定所。在熙熙攘攘的世界裡都落單的三個人,最後成為了氏族,卻連一天不到就又分開...如果說,白銀之王可以真的不死、而氏族的羈絆可以追隨著王永遠繫在一起...希望尾聲一起奔跑的貓咪和狗朗,可以再和白銀之王相會,無厘頭吵鬧過日子。
 

赤組──吠舞羅。

在寫吠舞羅的心得前,想要先藉前面提到的「德勒斯登石板與白老鼠的實驗」來確定前提。因為個人非常喜歡吠舞羅,但在劇情後半卻對吠舞羅的行事卻有點無法釋懷。

譬如為了幫十束多多良報仇赤王周防尊,為什麼可以不顧及達摩克利斯之劍可能墜落,造成學員島、吠舞羅氏族、Scepter4全體死亡的悲劇。

還有身為吠舞羅NO.2的草薙出雲,為什麼放任所侍奉的王一意孤行,看似與安娜都知道周防尊的狀況不好,有死亡的可能,卻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

如果從「德勒斯登石板與白老鼠的實驗」,加上03集草薙出雲和安娜對周防自己走入Scepter4牢房的之字片語、06集開頭周防尊的惡夢來看,我能做的解釋只有這樣了:「赤色」的能力的偏差值本來就很難控制,無論「赤之王」有沒有做會讓偏差值惡化的事情,被選為赤之王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雖然不想這樣寫,但這就是我的理解。「王權」的歷史,透過黃金之王的年齡(95歲)來推測,頂多也才不過七十年,這段時間中的赤王(加上石板選王的時間)應該就只有「迦具都玄示」和「周防尊」,而兩個赤色王權都走到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的下場,所以周防尊本來就會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沒有看過《K SIDE:BLUE》描述前代赤王、青王,及「迦具都隕坑」的故事,不知道赤王爆走的真正原因。上面的就當我只看動畫《K》的推測。

※動畫前期以慢步調說明了許多設定,但還是很容易讓人忽略。上述王權力量爆走的說明,是來自於03及宗像在牢房裡和周防的對話:「周防,我就直說了。你的威斯曼偏差值已經差不多到極限了。一但達摩克里斯之劍降臨,隕石便會再臨。如果你繼續再從德勒斯登石板抽取力量,我就不得不殺了你。」

※前代赤王迦具都玄示就是因為力量爆走,引發上述的災難,才有所謂的「迦具都隕坑」。至於「迦具都隕坑」這個詞,在06集淡島世理跟草薙出雲的對話中提過,王的力量爆走的話,是會讓日本地形改變的。
 
那麼,就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開始寫赤組的心得。
 
周防尊──「赤之王」
 -與十束多多良草薙出雲
  沒法把這三位分開寫,加上尊本身話少又在牢裡睡了大半季所以就寫在一起。
周防尊,一直都強調自己是用個人意志再行動,「赤之王」、「王的責任」什麼的,與他無關。於我而言,周防尊是個非常不想成為王的人,但被德勒斯登石板選中,是逃不開也拒絕不掉的事情。即使成為赤之王、擁有氏族,06集裡描述著吠舞羅的回憶有多麼溫暖,06集開頭的都是周防尊被惡夢所困,害怕自己造成破壞的模樣。
 
而這樣周防尊,值得慶幸的應該就是一開始,就有草薙出雲與十束多多良在身邊吧。


十束多多良是尊還沒有成為王時,就繞在他身邊煩他,說要成為「臣下」,讓周防尊和出雲都很頭痛的小子。但這樣擾人的傢伙,卻漸漸變成支持周防尊的存在。「你可是王阿,你的力量並不是為了破壞,而是為了守護而存在的。」這是十束對周防尊說過的話,雖然周防對十束的評論是:「毫無責任感。」像是在抱怨十束只會說漂亮的話似的,但當自己只能害怕帶來毀滅的時後,十束的這些話無疑起了最大程度的安慰,讓周防得以向前。


而周防自己的聲音,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就是由草薙出雲來守著...(?)想不到更適合的用詞,要形容的話,大概是尊有自己的想法,無論是煩躁/害怕/想要退卻/不想忍耐,但十束都會給他另外的指引方向。草薙就不一樣,他會遵循著尊的意志,讓他做想要做的事情。「那傢伙...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很討厭忍耐、控制這類的麻煩事。」「如果在寬闊的草原上,作為一頭獅子出生的話,應該會很幸福吧。」這是草薙出雲對尊的形容。

草薙說,覺得尊是一個定時炸彈,但十束看見了尊的不同之處。
尊則認為比起十束,草薙對他的認定更為準確...。

十束多多良和草薙出雲都是守護周防尊、讓周防尊前進的力量。一個是「指引」、一個是「自由」。當指引的力量沒了,只剩下自由的意志時,被Scepter4判定為「威斯曼偏差值已經到達極限」的赤王,只想幫那個第一個說要成為他臣子的麻煩小子報仇,順便了結自己。比起強求尊苟延殘喘地活著,草薙所默許的自由就是「成全」,讓尊從痛苦之中解脫出來。

結束王權,是周防尊和草薙出雲達成的共識,而要怎麼避免「迦具都隕坑」的悲劇,周防尊把這樣的責任交給了「青之王」宗像禮司。

無死之王被毀滅後,赤王達摩克利斯之劍的紅色光芒消失之前,是尊如釋重負的笑容,然後對宗像禮司張開雙手...。我一直要到這一段,才理解周防尊並不是不顧後果在行動,而是早就決定讓宗像來了結一切。

「抱歉啊,把你也扯進來。」周防的意思絕對不是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後,會連累青之王...而就只是想跟宗像說:雖然是你不想做的事,但也沒辦法了...。由青之王來殺掉赤之王,就可以阻止災難。其實這很過分,超級過分的,明明最想救周防尊的人就是宗像禮司...。

回過頭去看03集,周防與宗像在牢房的對話。宗像:「如果你繼續再從德勒斯登石板抽取力量,我就不得不殺了你。」周防:「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雖然一附裝傻的模樣,但或許在這個時候,周防早就在確認宗像會採取的行動了...也難怪宗像會罵周防是個混帳。


不過這個混帳,在不情願的狀況下被選為赤之王後,已經壓抑太多太多。
 
櫛名安娜
請容許我跳過安娜,雖然一開始還蠻喜歡她,也覺得她是個隱忍很多情緒的小孩。但才剛為失去尊而痛苦吶喊的安娜,最後望著點點紅光卻笑得很開心...「好漂亮的紅色」。我有點...無法確認安娜到底是喜歡「尊的顏色」還是「尊」了。
 
八田美咲
完全就是個熱血直腸的笨蛋,有美咲的地方就很吵,有美咲的地方就會吵到不行。十束死去的時候很吵,離開學園島戰場的時候也很吵,難怪會一直被草薙出雲揍,因為完全是個不會讀空氣的蠢人,不會思考,也不會隱忍。


因為尊敬著周防尊,所以開口閉口都是「尊先生」。因為非常喜歡十束哥,所以目送十束離去時,用哽咽的聲音喊著要十束不要睡。為了找出殺害十束的兇手,沒有停下來休息過。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是長不高)、只會憑著一己之力去做任何他可以做的事、面對事情毫不掩蓋情緒...想哭的時後,眼淚會藏不住地不斷落下...這就是八田美咲,腦子不會轉彎的人。

但無論如何,最喜歡的就是八田美咲了。
 
在《K》的故事裡,到處都是隱忍/責任/不得不做的決斷。但那都是大人們的世界,美咲只是個吵吵鬧鬧的19歲小屁孩,現在不夠成熟也沒關係。

至於19歲組的另外一個孩子──伏見猿比古,他與八田美咲的故事,在《K》之中只演出了片段,所以這邊...就只簡單說說了。兩個好朋友,在加入吠舞羅之後,因為誤會而分道揚鑣,每次見面就是吵架打架,不打到世界末日絕不停手,但真的到了緊要關頭,還是在確認對方狀況及想法,真是...能好好溝通的話,那些鬧彆扭拉開的距離,不過都是十九歲的年少輕狂罷了。
 
鐮本力夫
照顧八田美咲的麻吉天使!明明比美咲還要大一歲,也比美咲更早加入吠舞囉,卻總是用「八田桑」來稱呼美咲,看起來像是美咲的大跟班。

雖然動畫沒有演出,但鐮本會這麼照顧美咲,是因為小時後的鐮本常受欺負,而那時保護他的就是小八田~事隔多年的相見,鐮本也一直都沒有忘記美咲的恩情,所以尊敬著美咲,平常被美咲大呼小叫、拳打腳踢也不計較:D
 
喜歡這樣的鐮本君,如果有聽Radio、和看《K~紅之記憶》的話,會發現更多鐮本照顧人的地方,而且不僅僅是美咲限定!


青組──Scepter4

宗像禮司──「青之王」
印象分數從負數開始的一位。不計《K》剛開始我沒有很認真看,沒有認真看待03集宗像跟周防尊的對話(新番都在試水溫決定要不要追),07集把夜刀神狗朗當小孩子打,還嘲笑「無色之王」三輪一言是小丑之王的室長,實讓我非常不喜歡。在室長下令要逮捕在天空的「白銀之王」時,我也覺得室長是個野心很重,想要干涉很多王權的人。
 
不過後來看法就720度大大的轉變,從什麼地方開始呢?大概是室長以「宗像禮司」身分行事的時後。

「以劍制劍,我等的大義沒有迷網。」我一開始只覺得這什麼假帥氣真好笑的台詞,但看完《K》之後,就覺得宗像作為「秩序」及「理性」象徴的青之王,為了所謂的「大義」做了很多決斷。

「無色之王」是能夠左右王權平衡的存在,這與維持「秩序」的青之王某種程度上有很大的威脅。所以宗像對於(在影片中)自稱「無色之王」的伊佐那社、前「無色之王」臣子的夜刀神狗朗毫不手軟,畢竟他們與「十束多多良被殺案件」脫不了干係,這又直接影響赤之王周防尊。

追捕在天空的「白銀之王」,也是因為宗像早就發現白銀之王所成的飛船,近期內的航行路線出現了變化,變化的時間點又與「十束多多良被殺案件」吻合。所以即便知道動「白銀之王」會不被「黃金之王」允許,也還是下令去做,並表明自己會承擔所有責任。

不過在面對赤之王周防尊的時後,室長的態度明顯地就不再那麼強硬。

從封鎖學園島開始,室長就遲遲不肯下令Scepter4進攻。還以「個人」的身分前去勸說周防尊,一直以來手段都很強硬的室長,自己說了就算的室長,在戰爭一觸即發的時刻,卻不斷在妥協。「我會以你所希望的方式來處置無色之王。」只要周防不要因為「弒王」的事情讓威斯曼偏差值超過極限,重演迦具都隕坑的悲劇。希望周防尊至少可以不要因為這樣的事死去。

戰爭開始後,宗像不直接指揮Scepter4。「以劍制劍,我等的大義沒有迷網。」這句改交由淡島來說,身為室長的宗像毫無戰意。我認為室長對於該做的事情,的確一直都沒有「迷網」,不過做為「宗像禮司」個人,他不願意讓那些最糟的預想都發生,也不想要用最糟的手段來結束一切。

所以他離開戰爭前線,跑去找赤王。既然無法用勸說的方式,讓周防不要弒王,那就用武力阻止。

雙王的戰鬥,該說盡興嗎?好像又不是那麼回事,宗像要拿捏好自己的力量,因為他也是「王」,不小心自己被赤王殺了、或者是讓赤王使出太多力量,讓威斯曼偏差值超過極限,都是愚笨的下場。所以宗像只能小心翼翼地,走一步算一步。可以用自己的力量阻止周防尊去找無色之王就好,至於無色之王是要逃離學園島還是有什麼目的,島上還出現其他王權者的劍什麼的,他已經無暇顧及。

只不過室長大概沒想到白銀之王會帶著無色之王直接來到他們面前,讓一切都措手不及。最後的最後,無論室長有什麼話要說,有什麼事想挽回,在達摩克里斯之劍墜落的幾秒間,宗像禮司只能手刃了他最想要救的周防尊...貫徹「沒有迷網的大義」,根本不被允許迷網的大義。

剛開始的時後,討厭室長,除了前面提到的誤會,還覺得室長是任性的小孩子,上班時間拼拼圖,改造辦公室加入了自己喜歡的和室小茶間,出外勤就算遇到下雨,也搭了戶外茶室,在部下奮鬥的時後,自己一個人悠哉悠哉地喝茶。數落了室長很多,但最後覺得...就讓室長有這些小任性吧...。

作為青之王的宗像禮司,為了貫徹青之王的責任,只能不斷壓抑「宗像禮司」的個人意志,真的非常非常哀傷。


不說他寂寞,是因為覺得室長還有Scepter4的大家,即使Scepter4無法幫他分攤什麼情緒,室長也沒有把個人情感表露出來,但只少Scepter4的全員還在...可以一同往未來前進就好。
 
淡島世理
只有簡單的心得,因為淡島也算戲分較少的一位。看PV時的印象非常好,但剛開始看到她的超短裙時讓我有點無法接受她居然是賣肉的角色...。不過後來這樣的想法有被慢慢改善,喜歡有魄力的淡島,還有故事後段顯露出可愛模樣的淡島。

比較特別的是...也很喜歡對室長有著崇敬心情,如同高聳紅豆塔的淡島。雖然我默默地一再強調Scepter4裡最在意室長的就是淡島,但好像目前找不到什麼共鳴|||不過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感,一直都相信著室長,在戰場上放棄指揮想要到室長身邊、希望白銀之王可以讓事件平安落幕、在學園島外等著等著室長回來,看件室長後鬆了一口氣的淡島,我都覺得超級可愛的啊!!!!!
 
伏見猿比古
本作中,最複雜的角色...無論是情感還是行動模式。「懶散提不起勁的工作態度」對比「八田美咲限定的異常的執著」、「高智商又優越工作能力」對比「八田美咲限定的無理取鬧」,還有同時擁有赤色及青色的能力、同時作為赤王及青王的氏族──伏見猿比古是個讓人認知失調又爭議點不斷的一位。

在看13集之前,綜合動畫/漫畫/Radio/小說/Drama,對伏見猿比古下的總結是:「總是強迫自己做得更多的孩子」而如果只看13集動畫的話,會想說...伏見是個把自己看得很卑微的孩子。譬如認為自己在八田美咲的心中,會被整個吠舞羅及周防尊取代。還有最後對王的抱怨,無論是赤王還有青王,那些王的氣度都讓他覺得討厭...。

伏見大概知道自己離開吠舞羅,喊著要和美咲了結,在學園島戰場上打到最後,都是在無理取鬧...,所以面對來把他和美咲帶走的鐮本,才會毫不抵抗,只都囔幾句:「放我下來。」

那個時候猿比古的心情大概非常複雜,氏族的產生,是需要對「王」有一定程度上的效忠。能使用同時使用赤色和青色能力的猿比古,縱使嘴上不說也一定如此...。從05集美咲和鐮本很驚訝伏見能使用雙色的能力來看,伏見大概也是加入青組一段時間後,才意外發現自己還能使用赤色的能力。

周防尊,如鐮本所說,根本不在意伏見做為叛徒的事情,但伏見不喜歡這樣的解釋,因為覺得自己太渺小了...因為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存在,所以甚至不會被責備。伏見對宗像的理解也是如此。

一直以來拿「尊先生」當理由來跟美咲吵架的伏見,在發覺到周防尊得力量正在爆走時,一下安靜了許多。在美咲最後不成句的追問裡,也像傻了一樣...。回到了Scepter4,聽到赤之王的偏差值消失時,只有伏見有反應...所以說能使用赤色的力量,除了周防尊的不介意外...伏見本身對於這個最初拯救他和美咲的王,也並不是毫無想法的。

至於伏見對宗像禮司的想法,離開吠舞羅後選擇青之王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目前似乎還沒有看見官方對這部分的描述,(而且伏見嘴巴上對青組的想法清一色都是:麻煩、討厭:D)能確定的只有「氏族」對「王」的效忠了。

另外,本篇沒提到但之前寫很多,對「八田美咲及伏見猿比古」的看法,就寫在其他文章中了,如果有興趣就再去翻找吧!

通篇寫最長的,就是三位王的立場與行動的理由,寫著寫著都覺得...果然《K》是王(King)的故事啊。


「赤之王」周防尊──不管王身分,一直都以自己意思行事的王。


「青之王」宗像禮司──在「王」與「自我」的身分間不斷掙扎的王。
 

「白銀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
捨棄了「王」及「自我」選擇逃避的王。成為伊佐那社後才重拾初始之王的責任。
 

「黃金之王」國常路大覺──
都貫徹著王的職責,相對於宗像禮司,是「放下自我」的王。

※有人問,為什麼黃金之王做為最強之王不趕到現場?
我覺得是因為就算是「最強」也無法改變現況,就像白銀之王作為「初始」,也無法完全壓制無色之王、擁有「不變」的能力,也無法修復赤之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而作為管理「秩序」的青之王已經在現場了,所以沒有必要。而且要是青之王沒有成功阻止赤王的劍墜落,在現場所有王權都會被牽連毀滅。
 
※那很想見威斯曼呢?
如同上述...黃金之王是一個已經放下自我的王了。活過近世紀的人,漫長的歲月後,早已消磨很多年少的執著。或許也僅僅是為了「王的責任」而活到了現在。黃金之王踰越職責所做的,應該就是天空之船墜落後,回收白銀之王遺體的事吧,而只要能確認朋友還活著就夠了。
但他和威斯曼最後的通話還是很嚴格:「至少履行一下王的義務啊」「現在的情況多半是你自作自受。」即使他也不希望威斯曼因為這件事可能犧牲,但最後兩位王的道別只是互相叮嚀:「好好活下去,老朋友。」「好好做啊,威斯曼。」沒有眼淚,甚至還能笑著說再見的淡然。

「無色之王」三言一輪──擁有預知能力卻隱居山林的王。
但對於預見的未來災難,還是留下了遺志,讓臣子去代為完成「左右王權平衡」責任。

「無色之王」管狐型態──將「王」及「自我」擴大到無限的惡王。
 
而這些王的故事,在《K》短短的13集中,揭開了小小一角,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只是圍繞著「十束多多良的死亡」進而揭開更大野心的一段,K-Project要說的故事還更多更多,動畫二期也已經製作決定。會以嶄新的面貌開始吧,我想。雖然沒有了尊會讓人很寂寞...但還是會以期帶的心情等著新的故事的。
 
那麼,就這樣了~
 
2012/12/31 夏米。新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