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系統於2017年4~5月全面更新後,文章有不少文字及圖片缺漏問題。另外還有一些變動如下:

※訪客留言全數清空
※留言功能預設為關閉
※日記區移除
※側欄自訂區取消
※無版型自訂功能
※無文章管理後台
※單篇文章人氣異常

蠻難過所謂的改版會是這樣,與訪客留言的互動和記錄我自己心情的日記被移除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而在文章管理方便,現在的天空部落也已不符BLOG的功能(只能一頁一頁翻找文章,留言功能暫時無法使用,以後也不知是否能統一管理),故決定搬遷,新址如下:

Blogger:
https://summerricein.blogspot.com/

Plurk依舊:
https://www.plurk.com/summerrice

2017/05/29
在天空待了有十年的夏米
  • 192457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49日】跌跌撞撞 尋覓真心的旅途

申智賢/南奎麗飾──因為幸福所以樂觀,因為現實所以成長。

 
在展開
49日的旅程前,智賢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總是將赤裸裸的真心放在他人面前,稱自己為「樂觀女王」。這樣熱忱的心,幫助過很多人,譬如韓江的母親以及韓江,智賢在這對母子的隔閡間努力地聯繫著彼此,雖然總被韓江嫌多管閒事,但多年以後卻是韓江對母親遺憾的些許救贖。我很喜歡智賢使小聰明讓韓江喝下母親煮的紫菜湯,以及手鍊是韓江母親遺物的安排,每當韓江因為感謝這些恩惠而對智賢好時,都讓人覺得很溫暖。
 
然而,太過真誠的善意有時卻是種負擔,智賢的朋友曾說過:「感覺不會看人臉色啊。」一昧地對人好,卻不為對方的感受著想,智賢的死黨申仁靜就是一個例子。給予和施捨是一體兩面的東西,智賢認為自己給的是真心,但太過氾濫的善意卻讓仁靜感到悲慘及蔑視,似乎欠了還不清的情,一輩子都得在智賢陽光燦爛背後的陰影下過日子。智賢穿著婚紗時幸福地說:「以後就穿我的婚紗吧!反正妳們都要租的,不如就穿我這件。」因為是死黨,所以分享,但也剝奪了其他人的發言權,擅自做了決定。
 
49日的旅程裡,智賢聽到了仁靜心底的話,傷心地哭了,也許是因為善意被誤解,或沒有真正站在朋友角度著想,所以自責難過,究竟還有沒有立場批評仁靜的背叛。不過雙方彼此都是有愧疚的,智賢最後只對仁靜說,訂婚時高跟鞋斷了,看著仁靜不假思索地直接把鞋借她,自己光著腳走,她能夠感受到當時仁靜是真心為她的。沒有討價還價,再質疑誰對時錯,道別的話就是這樣:我能感受到妳的真心對我。這是智賢的成長,看清事實之後,雖然不再100%樂觀,但被擊敗之後也能夠站起來,49日的旅程裡,智賢獲得的東西比真心還要更多。
 
◎南奎麗美得像洋娃娃一般,把智賢的天真善良與樂觀詮釋得很棒,彈指甲、大口吃飯、常常蹲下躲起來的小習慣蠻自然的。哭戲的渲染力很強,哭到整個人腦袋都空了跪坐在地上的樣子常讓人很揪心。

 




韓江/趙顯宰飾──理智的感情,默默守後與妳同行。
 
如同HEAVEN員工所言,韓江老闆是一個一絲不苟的人,可以說是一板一眼,但也可以說是有恩必報。當智賢借宋宜景的身體出現時,韓江在她身上看見了智賢的影子,因此即使違背自身原則也都處處讓著她,又常常和海源大叔抱怨:「我要瘋了她真的好像智賢。」喜歡智賢、感激智賢的心情一直被壓抑在心底,韓江是標準的守候派,喜歡的人幸福就夠了,就算自己只有遺憾也沒關係。但智賢卻出車禍陷入腦死,無法祝福又無法報恩甚至無能為力,所以宋宜景的出現讓他無法拒絕,幫助她就好像幫助智賢一般。
 
在這曲折離奇的故事設定裡,韓江的絕頂聰明讓他與「宋宜景」的關係輕鬆許多,感情戲不會太揪心,透過「我過去欠智賢很多」的描述漸漸拉進距離,情感的醞釀如同糖果般,甜而不膩。另外這天才的腦袋也讓故事節奏輕快明確,只要有提示,便能拼湊出離事實不遠的真相,譬如海味島的陰謀、智賢復活的條件等等,韓江總是不遺餘力地成為智賢的後盾。其中說服智賢父親接受手術,真讓人覺得他已經是個好女婿了!我想就如他所述,雖然一方面是為智賢著想,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經歷過母親不告而別的遺憾。
 
而韓江很加分的一點是,這「有恩必報」對江民浩也是一樣的。「是我尊敬得哥」,感念他在美國時的照顧,打從心底尊敬他的為人,即使知道江民浩的真面目,也都是先以溝通勸說勝過完全的不信任。最後探望民浩時,也認為民浩能夠再度站起來,如同以往他克服困難一般。在劇中,除了站在江民浩身邊的申仁靜之外,能讓江民浩說出童年悲慘的,也只有韓江了。我想兩人即使有過49日事件裡種種的疙瘩,在日後也能是互相支持的好兄弟吧。
 
◎趙顯宰詮釋的愛情樣貌理智中帶點好笑,比起濃烈的感情,似乎還帶著學生時代的青澀感。據說是在退伍後就接演49日這齣戲,韓江這角色真是很棒很棒的機運!



江民浩/裴秀彬飾

相較於角色給人的傳統印象,野心勃勃、在危機中不斷突圍,成為一個難以撂倒的「大魔王」,我認為在本齣劇中讓人最感興趣的,是他模糊而不知所措的感情。一個戴著假面具的大好人,對任何人都彬彬有禮受人喜愛,卻在陌生人「宋宜景」的身上一下感受到親切,一下又感受到鄙夷,如此的衝突讓「宋宜景」變得特別,讓江民浩想打壓她,卻又不自主地想靠近她。如果以偶像劇的模式來說,韓江的守候像男二,江民浩的衝突就是男一,(有這樣想法的我,代表還秉持著一顆少女心?)只不過「宋宜景」的確是深深厭惡著江民浩,或著該說很難再次信任他。

無法討厭劇中的江民浩,因為跟韓江、仁靜一樣,看見了這可恨之人的可憐。即使只有口頭描述,也能感受到他自幼年累積的傷害,無力的深沉悲痛,讓他迫切地想要得到幸福。只是他用錯了方法,犧牲無辜的智賢一家來完成野心,甚至他清楚的了解對這家人沒有恨,「他們只是倒楣而已(就像小時候的他一樣)」,因此毫無愧疚,直到韓江跟他說:「你已經變成比你父親還要壞的人!」卻也已經停不下來。

愛上了曾經以虛假感情欺瞞的智賢、傷害了四年來陪伴自己走過的仁靜、辜負了尊敬自己的韓江,感情及事業雙雙挫敗的江民浩該怎麼去面對他的母親?我認為他對母親有太多的愧疚了,因此期望自己給母親最棒的回報、逼著自己在「成功」之前不能去探望母親。但其實幸福不過是個簡單的東西,每當看到在安養院(?)裡孤單尋找兒子的民浩母親,我想她要的只是一個陪伴,如同母子倆相依為命走過的歲月一般。真心的期望民浩出獄之後能和母親、仁靜一起過著辛苦但平靜幸福的日子。

◎裴秀彬是我唯一之前就認識的演員,即使是反派,在演出對「宋宜景」好的時候也很有魅力。偶爾爆走大吼的演技超棒,最終的痛哭流涕也讓人難過。江民浩最初真的是個好人,如果他對智賢的真情能來得早一些,(別總是把她當天真的傻子),或與仁靜知足地守候幸福,或許事情會大大不同。


申仁靜/徐智慧飾

仁靜是個在物質生活上很幸福,精神生活上卻很受抑制的女孩。雖然有智賢那樣熱心的朋友,讓她渡過了求學時期生活上的難關,但算不清的恩情卻讓她感到壓力。在與珉浩的關係被揭露後,舒雨好幾次責罵她:「怎麼能這樣。」欠智賢那麼多,怎麼能這樣對智賢?其實就算沒有珉浩的事件,仁靜與智賢在任何熟悉她們的人眼中,就是「施」與「受」的關係。仁靜是個成績優秀又聰明的女孩,或許她真的很想要掙脫智賢的幫助,但在劇中似乎也只能做為智賢爸爸的秘書,一輩子受他們家的幫助……。而這也極有可能是智賢的好意:「在外面工作多累,到我爸的公司吧!這樣以後也好見面。」
 
除了智賢一昧的善意之外,仁靜還提到智賢母親的偏袒,寄住的時候被綁架,智賢母親知道了只擔心說:「萬一原本是要綁架我們智賢的怎麼辦?」讓仁靜的心很難受,寄人籬下,雖然在外人眼裡被當成女兒照顧,(親戚朋友來訪時,需一一打招呼),事實上卻得不到真正的關愛。但是這些我認為都不是她可以傷害智賢一家的理由,她錯得離譜,明明有更多更好的方式來改善處境的,而且她還有珉浩,多年前的他們要是可以攜手走自己的路,遠離那些陰謀詭計,會有多麼幸福的未來?
 
不過在剛開始猜「三滴眼淚」的時候,我就認為仁靜會為智賢流下真心的眼淚,因為她一開始就心軟了,也許是愧疚而哭,也許是惋惜智賢的生命而哭,但哀求珉浩停手的時候,我想她是真心的認為自己錯了,就算智賢已經沒有意識,也不能繼續傷害她。即使中間與「宋宜景」較勁,一開始也是因為情感因素而非衝著智賢。最後仁靜能回頭,讓人覺得很慶幸,而且是基於最純粹的「愛」──對珉浩及智賢的,所以毀了珉浩的計畫。
 
我很喜歡仁靜最後再回憶裡的單純,與智賢、舒雨被處罰時,拿口袋的巧克力餅分給兩人,又被塞回來的餅驚訝得幸福模樣。如果這個世界上的「施」與「受」之間,不要存在的太多的偏見與歧視,每個人都能在其中感受真心,或許這個女孩有不會去傷害她的恩人了。
 
◎徐智慧是我覺得這齣裡最漂亮的女角,把單純及精明使計的樣子融合得很好,讓人覺得她是有頭腦的女人而不是一個使壞的女人:D



最美麗讓人心痛的失去──宋宜景(李瑤媛 飾)、宋宜秀(鄭日宇飾)
 

49日裡,完全不輸主線劇情,揪著觀眾心靜起起伏伏的,便是宋宜景、宋宜秀讓人惋惜的感情了。隨意回想49日裡每每讓人心痛的畫面,滿滿都是這兩個人。
 
兩個遭人遺棄的孩子,一個給另外一個起了名字,在孤兒院中一起相伴長大。沒有家庭的支撐,兩個人過得辛苦,如同兩條魚相濡以沫般,一個依著另一個才有繼續生存的力量。沒有怨恨父母的拋棄,只因為在孤兒院裡兩個人遇見了彼此,然而這份感情卻因為一場誤會而有了裂痕──甚至來不及彌補的傷痛。


 


都說最美的情詩是寫在心碎的時候,這段美麗的一段情也是在失去之後,在回憶中不斷抽絲剝繭,才顯得更加動人心弦。宜景與宜秀因為一張玩笑的照片起了爭執,在衝突中分開的兩人卻因為宜秀出了車禍,再也沒有機會見面,於是此後的五年,被「拋棄」的宜景如同槁木死灰般「活著」。而走得遺憾的宜秀,則和神定下了契約,如果能完成五年「引渡使者」的工作,便能實現他一個願望──和宜景見面並解開誤會。
 
雖然都是辛苦,但我覺得宜景獨自活著的這段時間,實在讓人心痛,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對一切不抱任何希望,活著只是「進食」與「打工」,只能在偶爾想起宜秀的時候,傷心地流淚。沒有說話的人,或許也沒有可以說的話,時間彷彿就停在宜秀死去的那一年,世界並沒有給她任何新的東西。


 

已經死去的宜秀是無能為力的,所以他只能在最後跟宜景見面時與她慎重的道別,相濡以沫的兩條魚,即使失去了另一半也要認真的活下去,在茫茫大海中游向遠方,才不會讓另一個有所牽掛,兩個人對彼此都是不可取代的珍貴寶物。

 

「這一生能夠遇見你,真的很幸福。」宜秀給了她名字、拼命打工供她完成學業、牽著她的手在花間走過、作為她的監護人弄了存摺,要存很多很多錢給他「二月的愛」,讓她幸福的要瘋了。但宜秀只說,其實宜景才是宜秀的監護人,因為是這上唯一需要宜秀的,只有宜景。


 

 所以全部都給妳。 



49日的感情線縱有美麗浪漫,卻總是離不開哀傷離別,讓人哭了好多好多次。或許就是這樣,不完美才能給人留下深深的遺憾,久久散不去。生命無常,該走的總是會走,分別命中有柱定。離開的人給予祝福,留下的人要更加的愛自己。
 
49日尋覓真心的旅途,尋回了許多人最初單純的愛。

2011/12/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