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的服務將要移除,最近在備份文章,原本草稿中和隱藏的文章也都設成公開了,可能有些亂。
無論如何,謝謝路過及閱讀的大家。

新家:
https://summerricein.blogspot.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summerrice

文章可能會再重發新家也可能不會。
但感謝天空這十年有餘的相伴。
20180818 夏米
  • 19855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古劍奇譚】《醉夢江湖》但願這一世確是好夢一場

《醉夢江湖》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桃花幻夢》一起出,
總覺得風頭都被搶走了,比較少看到心得與討論XD
 


開頭是年輕的大叔從夢裡醒來,不是剛從烏蒙靈谷被撿回來的,
而是已經在青玉壇待上了一段時日。聽聞琴聲,往外頭走去。
 

接下來便是妹妹頭小少恭登場!!!!!(揍扁)
 

實話實說,我非常喜歡妹妹頭少恭,超級可愛很想推他頭(誤)
美術設定集提到,是受某動漫影響,但也沒想過要改掉,
維持妹妹頭真是太好了(拇指)!!!說是全劇裡最可愛的孩子不為過!!!
 
好的,回歸正題一下。
 
尹千觴這個名字,便是在此決定的:醉飲千觴不知愁,
少恭說好名好名,兩個人像是在打交道一般,彼此彬彬有禮。
 
其後在青玉壇逛逛,和弟子們閒聊,
會發現對比本傳,青玉壇其實不少清流,
煉煉丹,期望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而且對雷嚴注重「武」的部分頗有微詞。
 

也側寫了一些丹芷長老對寂桐的特別,
譬如只有寂桐可以出入丹芷長老存放丹藥之地,還有這段:
「歐陽長老對誰都很和氣,但我總覺得,他離誰都很遠似的......
 除了他身邊的那位老婆婆,大概他也不會和別交心吧。」
 

寂桐,無論做了什麼事,都會被少恭所原諒,
在本傳背叛少恭之後,少恭也說要她願意留下,
依然會讓她安享晚年...。
這樣的寬容,就像少恭對巽芳說的話:
「妳記住,無論你做了什麼...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妻子...」
 
雖然那時的少恭不知道寂桐的真實身分,
但她的確是非常特別的存在,勝過蘭生、謹娘...
也許是因自小的陪伴成長、養育之恩、多年的奔波相隨,
少恭都記在心裡的。
 
兩個月後,尹千觴離開青玉壇,要到外頭走走看看,
五年以後,兩個人在白帝城好久不見。
 

千觴變成了風...紅塵僕僕的大叔,
少恭貫徹了青玉壇蓄髮的習俗留了一頭長髮,
總之就變成了本傳的設定圖樣,
Control巫咸大人,再~見~Control少年千觴,再~見~
Control妹妹頭少恭,再~見~...沒關係還是可以期待換裝ˊ口ˋ
 
在這五年間,兩人應該有用其他方式聯絡,
可能是書信,也可能是用金色小鳥(啾),
總之看到寄給千觴的信裡除了要他還紅塵債外,
還囑咐他不要騷擾正直的少恭真是讓人會心一笑。
 

此時的少恭隨意地席地而坐,便與千觴開始閒聊起來。
這畫面讓人覺得,也許並沒有時常在身旁,
但交情似乎很不錯的樣子(離交心還有些距離吧~)
至少不需要拱手做揖、文謅謅、或是熱情招呼。
 

再接著是可愛的鯉將軍任務。
「小姐說俺是鯉魚就是鯉魚!」

「這位...魚兄,稍安勿躁。」魚兄是什麼東西啦!!!XD
算是個可愛溫馨又小小好笑的故事。
等著一個人的執念有多深,能從一隻魚修煉成精,
鯉將軍真的傻得很可愛,還把小姐願望記上了幾百年也要替她實現,
最後聽了千觴的話匆匆離開,趕著去釀女兒紅。
  
少恭問為什麼要這樣讓鯉將軍忙上幾百年,即使只是一場空?
千殤說有個美好的希望總勝過徬徨渡日,憂心忡忡。
況且鯉將軍可能早知道了,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或許時間一久,沖淡了感情,漸漸遺忘反而能重新過活。
 

少恭露出了惆悵的表情。
如果少恭不是個聰明的人,而跟鯉將軍一樣傻呼呼的,
是不是也能過著傻氣忙碌的日子呢?
 
金色的小鳥傳來信息,青玉壇出事了。
為了協助少恭,千觴和少恭一同趕回。
 

此時的青玉壇,妖物到處肆虐著,
繽紛的雙命共生鳥飛來飛去,還有可愛的小馬跑來跑去,
畫面看起來...有些歡樂(揍),弟子們拼命搏鬥。
 
確認過寂桐平安無事後,少恭便要弟子撤下,
由自己收拾殘局。
 
話說妖怪好難打,死小馬血超多的,
衝上上層青玉壇發現有小金點後才能放手一搏。
最常用的是雷光術,神8就能有600~700的攻擊力,
雙命共生鳥雖然很容易打成黑煙,
但有讓人金屬化的招式,沒注意到的話就隊伍全滅了。
 
BOSS戰毒屍...毒屍沒什麼好說的跳過,
最討厭這種要死不活的BOSS,真是按到後來手都在發抖,
毒屍恢復了一點體力~ˇ 欺人太甚!!!
 

解決了毒屍之後,千觴對青玉壇...少恭豢養妖物之事不解,
少恭帶千觴去參觀自己研究小屋,並開始導覽解說...。
 

這邊讓人覺得有點毛,玩過那麼多中國古典風的遊戲,
還是第一次看到描述這些怪異的事件,很變態也很吸引人,
但是實在有些殘忍,讓尹千觴說話也變得正經謹慎起來。
 

「不知今日所見究竟是醫者之道,還是少恭之道。」千觴告辭離去,
少恭則是詭異地笑了。
 

雖然像是分道揚鑣一般,但日後兩人還是相約見面了。
微微討論了醫道的問題,
尹千觴問了自己的救命藥是否也是用殘忍的方式取得?
少恭說天下有哪一種藥不是血跡斑斑?
 
沒有太多爭論,千觴雖然還是不太能認同少恭的做法,
但在他們之間也不須說到黑白分明,
「千觴還是千觴,少恭仍是少恭。閒下來了,我還會想找你喝酒。」
 
至於為什麼少恭要帶尹千觴去看那間小屋呢?
我覺得可能是少恭認為尹千觴能夠接受,即使當下不能,日後也能,
因為他總是在說尹千觴內心裡有非常黑暗的一面。
又或者是把自己的真面目露出來,看看這個「朋友」,
是不是夠接受自己的另一個樣子吧。
 
而他似乎也蠻喜歡這樣做的,
對晴雪的時後也一樣,毫無掩蓋的露出要害人的本性,
但他還是會想看晴雪是否會對他有一點點的憐憫,
而不像其他人一知道真相就厭惡地逃開。
 

最後還說到了少恭心裡那個已經回不來的人,
兩人初識之地便是在衡山、
還曾經一同在雪裡尋找製琴的木材等等。
我想少恭會加入青玉壇,也可能是想在衡山等待吧,
如果巽芳真的沒有死,或許也會再來這個初識之地尋他。
 
也許這就是第一次,尹千觴知道少恭是個寂寞的人了吧,
往後也才知曉少恭經過好幾世渡魂,只剩無盡的孤獨。
說他是個寂寞的孩子。
 

本傳裡蘭生總是用他的夢裡論來安慰屠蘇,
在這裡尹千觴也這麼說了:
「醒時三生榮枯,醉裡一夢江湖,
 放舟河海,時晴時雨,這生死不過也是一場夢。」

歐陽少恭笑答:
「承千觴所言,但願這一世確是好夢一場。」


---

其它碎碎念:

‧原本還蠻期待有雷嚴逼問失意的巫咸劇情說~
‧最恨影煞!影煞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逃走?


‧換裝好開心~可以控少恭好開心~
 但是少恭的戰鬥模式是雙手一攤來啊打我啊的樣子好好笑。

‧少恭的面部表情變化其實蠻細緻的,
 瞇眼笑的樣子實在太奸詐了!
‧話說雖然美術設定及提到把頭像拿掉是很大的挑戰,
 但是比起2D頭像能換的表情也不多,還是現在比較好~

2011/08/27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