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系統於2017年4~5月全面更新後,文章有不少文字及圖片缺漏問題。另外還有一些變動如下:

※訪客留言全數清空
※留言功能預設為關閉
※日記區移除
※側欄自訂區取消
※無版型自訂功能
※無文章管理後台
※單篇文章人氣異常

蠻難過所謂的改版會是這樣,與訪客留言的互動和記錄我自己心情的日記被移除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而在文章管理方便,現在的天空部落也已不符BLOG的功能(只能一頁一頁翻找文章,留言功能暫時無法使用,以後也不知是否能統一管理),故決定搬遷,新址如下:

Blogger:
https://summerricein.blogspot.com/

Plurk依舊:
https://www.plurk.com/summerrice

2017/05/29
在天空待了有十年的夏米
  • 192456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藏在角落的女孩子

  
國中的時候,曾經就有這樣的一個女孩子。安靜得像是從來都不存在一般,而當班上有活動、需要分組的時候,她被當成是一種多餘惹人厭的麻煩。多年之後的同學會,和同學再度談起她,我們都疑惑,當初的自己為什麼沒有心胸去接納她?她其實不討厭不麻煩很安分守己,但因趨勢所使,我們都跟大家一起排擠她。如果有機會,是該跟她好好道歉的。尤其是我...當年她唯一可以談話的對象。
 
當年的我為什麼選擇拒絕她?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不那麼幼稚,好好地接受她。因為我害怕。
 
剛升上國中的時候,我非常不能適應新的環境,每天上課都想哭。自己一個人來到新的班級,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交新朋友,於是每天都低著頭,安安靜靜地坐在位置上。還會準備一本書,自習課的時候就慢慢地看,這樣,當別人玩得開心聊得起勁時,我不會不知道該把臉擺在哪裡...我可以假裝有事做。
 
後來,我和另一個被遺落的女孩子成為好朋友,她叫「夏語」。從暱稱來看,我的「夏米」就是跟著她取的。有相同的名字和背景,於是我們很努力的在被遺忘的環境中生存,然後才發現我們有一樣的困擾...不知道該怎麼交朋友,才落得獨自一人。兩個人相處起來很融洽,慢慢地會開玩笑,發發小瘋...然後漸漸地和大家融合在一起,擁有我們自己的朋友。「我以前都不知道妳們那麼好笑!」這句話在那時聽來,總覺得就是苦盡甘來了。

然而,在那段簡直可以說是相依為命的日子裡,那個被排擠的女生就是我們的惡夢。老師常常要我「收留」她,跟她一組、試著照顧她...但就因為這樣,想排擠她的人就會要離開我跟夏語...。所以我討厭她,把她當成一個大麻煩...我討厭她要跟我一組時,其他組員就像看到瘟神一樣要離開我,就算只是半開玩笑地說:「有她喔?那我要退組。」我都會感到害怕...好像所有想跟大家好好相處的努力,會就此被破壞一般。
 
現在想起,總會覺得那時後的大家和我,都太過幼稚。但是事實就是如此無力...國中生,就是這樣了。
 
我想不起來我對那個女生是不是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我不會去推倒她的桌子、開她玩笑地辱罵她,但我想我一直都是冷眼旁觀著,即使後來的日子裡,我依照著老師的指示,一直「收留」、「照顧」著她。有人跟我說過,我是個倒霉鬼,硬被她纏著不放開,那時的我好像也自以為是地這麼認為...就這樣,過完了國中三年。
 
畢業的時候,她來跟我和夏語要簽名,簽在畢業紀念冊上留念的。然後她笑著問我:「我可以抱妳嗎?」那時我傻住了,但還是說:「好啊,可以。」我看見其他同學皺著眉頭在笑,可是心情真的很複雜。
 
國中時的我只會跟人勾肩搭背,好朋友亦是如此,牽手勾手都很少。如果是擁抱的話...一定是很喜歡的人才會想抱的吧?而她居然說她想抱我。其實我對她不怎麼好,充其量也只不過是看在老師面子上幫幫她...但那個時候的我對她來說,應該就是唯一可以抓住的浮木了吧。如果能夠再幫得多一點,就不會對那個擁抱有那麼多慚愧。
 
現在,大學。又遇到了相似的事情,...在角落的女孩子,不是一開始就在角落的。慢慢被討厭的感覺是什麼,我沒有過,而對於她...,在一年級時,我曾經被氣到在心裡這樣吼過:「我再也不想看到妳,再也不想跟妳合作,我的脾氣沒有那麼好!」到現在大四了,我看到另一個朋友這樣說,要跟她決裂。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雖然有種她是咎由自取的感覺,但總是有點害怕...這樣的情況,有沒有任何一點轉圜的餘地...就像當初的國中我,莽撞地隨波逐流去排擠一個人一般。但事實上,大學的同學都很成熟了...這樣的狀況也不是不能預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只是沒有在氣頭上,不然,一定也會說出相同的話。

在角落的女孩子,我曾經就是。沒有當年的夏語,就不會有現在的夏米。我走出來了,不知道國中的「她」,在升上高中之後,是不是交到真正的朋友了...,而現在的「她」,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了。還是會笑著跟她打招呼,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我這到底是不計較、禮貌、還是虛偽,只能說我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什麼壞人。
 
不需要,為什麼人的什麼事負責。但我覺得,一年級時,也許就該把我對她的不滿說出來,這樣她才不會因為同樣的理由而被討厭...。算了,都過去了,而且過程中不是只有我,忍氣吞聲的人很多。只是,也許我們這樣的忍氣吞聲,說不定就是今天的導火線之一...。

聖母,有人吐槽漫畫裡常有些聖母角色,能夠接受所有罪惡的人,將人導向正途,然後收服。像《魔法水果藍》的本田透和《彩於國物語》的紅秀麗(圖)就是。可是我就很喜歡這樣的角色...如果漫畫是一種能夠發揮三次元不存在的想像的話,我覺得這些角色能夠存在,也就是一種對於盡善人性的描述。如果自己也能做到,(雖然根本不可能),那就好了。
 
2009/12/05 沒有很閒,只是有很多心事不吐不快的夏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